首页 企业概况 公交文化 公交查询 行业资讯 公交园地 访客留言
登录选择: 用户名:      密码:    
                  视频点播
                  一线动态
                  职工书屋
                  工会组织
                  公交展示厅
                  党建园地
                  公交电子报
 
    公交园地>公交展示厅
公交车轮丈量城市成长轨迹
信息来源:办公室  编辑人:政工群团部 发布时间: 2018-09-20 11:16:22.0

卷首语

车来了,去看下一站风景

公交车史就是一座微缩的城市人生,而方寸的车厢也就是城市冷暖直接的秀场。

 无论清晨日暮,无论拥堵松弛,无论风霜雨雪,一路路从城市各个角落驶出的公交车按部就班,沿着自己的线路在固定点停下,一拨人上来,一拨人下去,循环往复。在这个匣子般的空间里,承载着形形色色的人生和喜怒哀乐。

也只有公交车司机看过你最真实的样子:追着公交时慌不择路的狼狈;倚着车窗闲看风起花落的闲适;一身疲惫,穿过城市万家灯火的落寞……

城市延伸到哪里,公交车就跟到哪里,公交车轮的轨迹成为丈量城市成长的标尺。每一趟公交车里都有不同的故事,方寸车厢能窥见城市的温度。

公交车旁观着城市,却也参与着你我的人生。

 改革开放40年,我们试图通过一些人零散的记忆和生活细节,拼接出一台从岁月深处驶来的公汽。

上车走吧,一同去看下站的风景。

车轮滚滚


公汽车厢承载着老百姓的喜怒哀乐

那时候公汽多很破旧,经常坏在路上打不着火,乘客挤在车屁股后面推车是街头一景

2018913傍晚,桔城路公交集团一公司大院,陈明新正在种菜。院内一小块空地被居民辟成了菜地。辣椒已经过季了,陈明新计划再种一茬小白菜。68岁的陈明新是一名退休的2路公汽司机。

现在的2路车共20站,从北门到艾家嘴,大部分线路都在沿江大道上。这是一条最能代表宜昌城市沿江风貌的景观大道,媲美于深圳的深南大道,或是上海的外滩。我来的时候江边还很荒凉。”1982年,陈明新托了很多关系,从西藏昌都汽运公司调回宜昌,成为2路公交车司机。

那个时候2路车的终点在伍家岗转盘那儿,一个单边45分钟。和陈明新搭档的两个女售票员,3人组成一个小组。一过九码头就算到郊区,上上下下的菜农多了起来,有的提着袋子,有的挑着筐子,把车厢弄得像集市,车厢里常会传出售票员尖着嗓子的斥责声。

那时候公汽多很破旧,经常坏在路上打不着火。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汽油短缺,街头一度跑着烧木炭的公汽,由一个巨大的车头拖着车厢,极为简陋、笨重。陈明新调回宜昌的时候,公汽已经有了铰接式的通道车,前后两个车厢。

乘客除了沿线的菜农,青工也多。伍家岗一带散落着一批三线企业,代表着计划经济时代宜昌大工业水平。这些看上去吊尔郎当的青工大多古道热肠,突发的意外让大家都有股莫名的兴奋,一声招呼全都跳下车。车子借着这股推力吭哧吭哧又发动起来,大伙儿又嘻嘻哈哈地迅速跳上车,继续下站旅程。


当年繁忙的售票场景

计划经济时代确立的5分钱三站路的票价一直持续八十年代随着物价放开崩溃

据《宜昌交通志》载:1959415,在解放路的云集路口举行了隆重的市内公共汽车通车典礼,起点站北门,终点站伍家岗转盘,全程票价44分钱。

现在的2路车是当时城区唯一的公汽线路,宜昌公交集团主管工程师许有建介绍,当时全城仅3台公交车,1960年,改变之前的递运递廉的计价法,改为5分进制,全程票价由四角四分降为四角。

这种计划经济时代确立的低廉票价一直持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物价的放开崩溃。“3站路5分钱,可我家距离学校刚好4站,票价变成了一毛钱。这时,摄影师小景读小学,为了少出5分钱,每天都要和售票员斗智斗勇。

城区只一条公交线的格局一直维持了11年。197051,城区开通了从胜利路开往长江溪的2路车。19767月,又开通了由九码头到列电站的3路车。

1979429,市公汽公司对营运线路全面调整和重新命名,由铁路坝到伍家岗的新开线为1路线。之前的123路,变成了234路。

八十年代初,葛洲坝工程渐入尾声,这个伟大的工程也重塑了宜昌的城区格局,宽阔的沿江大道即是工程的附属建设之一。此时,云集路与解放路呈丁字形的断头路格局严重影响了城市通畅。1983120,解放路上著名的红卫商店及店后的大片房屋被拆,使云集路与沿江大道相接,直达滨江公园。

新的道路格局带来了公交线路的调整,此后,又开通了九码头至西坝的9路、杨岔路至三峡宾馆的11路、九码头至三岔河的52路和九码头至白马洞4路旅游线。至此,宜昌公交线路网骨架基本成形。

许有建说,截至20187月,城区有普通公交线路49条、旅游专线2条、BRT快速公交线路33条。


老式的解放牌公交车

在资讯传播落后年代,公汽车厢就是一个信息交换中心,

街坊八卦在车厢里被传得活灵活现

  陈明新从昌都调回宜昌的时候,家住土街头的刘康也有了第一次乘2路车的体验。寒假回枝城老家过春节,坐2路车到九码头赶班轮。刘康说,乘公交车的唯一乐子就是站在前后车厢的结合部,看铰盘随着车的行驶晃动扭来扭去,特别是转弯的时候,铰盘受力,依依呀呀地响,像人很痛苦的样子。赶上下雨,连接处褶皱车篷还会不时滴下雨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两年,陶珠路杨煜是宜昌大学的走读生,每天都要挤6路上学。当年的宜昌大学就是现在的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地盘。在陶珠路口站上车,到北山坡站下,步行穿过铁路,走过师专门口,转个弯就到学校了。

 陶珠路口站人多,一上车就挤不动。售票员一边催上车的人买票,一边习惯性地喊:往里挤一挤,往里挤一挤。公交车在当时是垄断行业,售票员与司机的脾气都很大,车厢里时常能听到女售票员扯着粗嗓子与乘客对骂。

形形色色的人短暂栖身于同一车厢里,有人高谈阔论,有人默然无语,有人喜形于色,有人忧愁满面,我喜欢观察每一个人表情,猜想每一张脸背后的故事,杨煜说,他后来成为网络写手,早年公汽车上的生活是一份难得的生活滋养。

在资讯传播落后的年代,公汽车厢就是一个信息交换中心,杨煜说,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在车厢里被传得活灵活现。国家大事、社会新闻、民生资讯、街坊私生活,无所不包,坐两趟公交车,市内的大小事基本就掌握了。

有一年冬天下大雪,道路瘫痪了。杨煜从学校回家,走到北山坡那儿天已经黑了,一辆公汽在那里闪着尾灯,一晃一晃地提醒着路人,原来司机在这里等晚归的人。我赶紧上了车,心里那个温暖到现在都记得。


当年乘客挤公交的场景

上车走吧,看一路繁华

1974年出生的何方梅老家在夷陵区邓村,我父亲就是开车的,我小时候就喜欢车,想着长大了能和父亲一样当一名司机。她说,因为喜欢开车初中毕业后报考了汽车技校,1995年被分配到公交公司,经过一年的实习开始单独上路驾驶,正式成为了6路公交线的司机。

现在6路公交的终点站设在公交集团的IC卡管理中心,原来则是在宜昌人说的老809厂那儿。以前809厂这边都是荒地,里面全部停满了麻木何方梅口中的麻木车,是宜昌对两轮摩托车和三轮摩托车的俗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私家车还没有普及,大街上特别公交站点旁,都是等着转运麻木车,为接客霸占公交站台是常有的事。中南路修好后,麻木就少了。

何方梅开的第一辆车,是解放牌的老式公交。那时车连同步器都没有,也没有空调。夏日里,高温加上驾驶室旁发动机散发的热浪,一天下来何方梅的衣背就没有干过。因为车子比较老旧,总是容易出现故障,加上路面也是坑坑洼洼,动不动就熄火在半路。何方梅笑着形容,有时真是开得想哭。现在车况好,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2017年元月上线的电汽混合的无极变速车,25码以下烧电,上了25码才烧油,不仅更加环保,也让驾驶员的操作变得轻松简单。

现如今乘坐公交车,只需要用公交IC卡或者手机下载软件一下,方便又快捷。那个胸前背个帆布包扯着嗓子大喊着上车的乘客买票了的售票员形象,已经静止在一堆老照片里。

何方梅实习时也曾卖过票,那个时候上车5角钱,不管你坐多远都一样。再到后来,票价变成了1元,现在是2元。199661226路标准无人售票车线路开通。还记得刚开始推行无人售票的时候,何方梅他们也为投假币的事情操了不少心。有些人用游戏机币代替1元硬币。” 

让何方梅感叹的是,这些年来乘客们素质也在不断提高。有时也会遇到确实不是故意没带零钱的乘客,我也会让他能换就换不能换就下回补上。有一次在古佛寺站上车的一位乘客没带零钱,又换不开,到石子岭站下车时承诺下回补上。何方梅也没放心上,可她意外的是,没过多久真的又碰到了这位乘客,一上车就投了4块钱,把上次的也给补上了。


6路车司机何方梅

体验:宜昌公交NO.1 从岁月静好到市井繁华

2018915640分,CBD商务中心门前,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我们登上了宋俊明驾驶的1路公交车。当天,宋师傅是首班车,凌晨545分从宜昌东站始发,已经跑了一个单边。1路公交线是已运行40多年的老公交线路,在宜昌人心里的地位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绝对是NO.1

可能是周末的缘故,此刻车上乘客并不多。从CBD出发,按着规定速度平稳地行驶在夷陵大道上。如果你想更多地体会宜昌老城的味道,一定不能错过从云集路站到中心医院站这中间四站路,在宋师傅眼里,夷陵路的路宽这些年来一直没怎么变,就是路面刷黑了,平整了,更加规范些。

上世纪70年代栽种的梧桐树已盘龙虬枝,茂盛枝叶在空中相互交接,形成了一个长长的林阴走廊。坐着公交穿行树阴下,光的碎片打在脸上,像是爱情电影的布景,顿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安稳。

进入万达站,一下子挤上了好多乘客。2010年,万达广场开业,宋师傅每天开着1路车经过,看着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在他印象中,原来这一带有一个蓝夜舞厅,是个车间改造成的,场子很大,很多年轻人坐1路车专门过来跳舞娱乐,那时算是很拉风的娱乐活动。

过了十三码头站后,车厢基本就已经满了,车子从万寿桥左转驶上了东山大道BRT专用道。2015715BRT部分路段试运行,当时好多人吐槽,包括我们自己也不大习惯。宋师傅说,现在看政府当年决策正确,一路上我们看到BRT站台内,乘客上下车换乘规矩有序,极大地节省了出行时间。

 经过宝塔河路段,原来马路两边我们熟悉的老厂早已寻不见一丝踪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楼房仍在,只是换了一身新衣。恐怕唯一不变的就是暴雨过后的积水,经常被积水泡熄火的宋师傅,对此路段的印象实在深刻,有时暴雨过后,没办法走,还下车背过乘客。这一段属东艳路的变化最大,什么山水华庭、东辰星语这些,一路上都是新建的大型小区。宋师傅指着被防护栏围着的一大片空地告诉我们,这就是以前的老八一钢厂,已经拆完了,旁边老鑫鼎的房子也围起来了。

曾经宜昌人熟悉的老街道,仿佛一下子改头换面,若不是天天经过亲证着一点点的变迁,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1983年公交三车队团员合影

故事

公汽售票:一个傲娇职业的隐退

 “上车请买票,月票请出示。这个熟悉声音消失已经好多年了。

 过去,宜昌公汽上的标配就是一名驾驶员搭档两名售票员,而售票员绝对是车厢里当仁不让的主角,就像是舞台上的主持人,控制着整个车厢的情绪。1969年出生的杨煜说,他童年的那个时代,他和很多小朋友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做一名售票员。

那时候乘客买票靠自觉,上车后售票员让买票,乘客报哪一站下车,她会告诉你要买多少钱的车票。有人到该下的站没下,售票员居然记得,拉住让补票。杨煜觉得十分诧异,那么多人,那么多站人上人下,这些售票员怎么就能一抓一个准?

如果车厢里人不多时,售票员工作就得心应手多了,拿个夹满各种面值车票的板子,走到你的跟前,当你递过毛票子时,她两根手指轻轻一捻,撕下一张车票,动作娴熟好看。闲下来的时候,售票员会慢条斯理地整理手里的一沓毛票子,先是捋直,然后是把卷的钱角展平,一张张地按面值码整齐,125角一整排夹好。那之前还显得凶巴巴的售票员终于回归到女性的本色,变成一个安静的女纸

以前车少人多,加上距离短,上下班高峰时间大家都要赶时间,售票员只好偷偷地使。每次到站人们慢腾腾地上下的时候,售票员故意控制几下车门关、开,挤在车门口的人一阵惊慌。有人被踩着了,有被门夹着了,其间还有人大呼小叫或者骂娘,但售票员一付见多不怪的坦然。

199511月,1路、8路、9路车正式开通标准无人售票车。此后,随着时代与科技的进步,无人售票在公汽车厢渐渐普及,一个傲娇的职业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只是那熟悉的报站声仍余音绕梁。


老月票


老车票

                               (三峡晚报记者丁薇、方龄皖/文,该文在2018919日三峡晚报第1011版刊登)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在线咨询   |    加入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6 www.ycb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3001544

公司地址:湖北省宜昌市城东大道58号  电子邮箱:ycbus@ycbus.com  
联系电话:0717-6068502  管理员登陆

版权所有:宜昌公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